山楂文学网

当前位置:全本推荐

2011452(花和尚小说)全章节阅读

楚昕妍司北庭 时间:2023-01-25 11:19:19

小说简介:楚昕妍司北庭小说结局这里提供2011452楚昕妍司北庭小说,2011452作者花和尚主要说的是:帘。惊!司氏集团总裁司北庭包下天价邮轮,一掷千金,夜会佳人!照片的男主人公是她的丈夫司北庭,而照片的女主人公虽然只被拍到半张侧脸,...

2011452(花和尚小说)全章节阅读

第一章 白月光

江城富人区的豪华别墅里,楚昕妍正将精心做好的早餐摆放到餐桌上。

家里是有佣人的,只是和司北庭相关的东西,她不想假手于人。

屏幕忽然闪了两下,她擦干手划开屏幕,一则带着照片的新闻映入眼帘。

惊!司氏集团总裁司北庭包下天价邮轮,一掷千金,夜会佳人!

照片的男主人公是她的丈夫司北庭,而照片的女主人公虽然只被拍到半张侧脸,但楚昕妍也能无比准确的认出,这是……

林珊!司北庭的初恋!

和他结婚这些年,司北庭向来和其他女人保持距离,多年来少有花边新闻。

行业内的人时常打趣,说他被自己藏在家里的乡巴佬太太收服了,不仅不近女色,连助理都是清一色的男人。

可只有楚昕妍知道,司北庭这么做的原因,从来都不是为了她。

当初结婚时她便知道,司北庭只是为了和她远走他国的初恋林珊赌气,这才娶了她这个没权没势没背景的女人。

可没人知道,她的真实身份其实是首富家备受宠爱的大小姐,为了追寻爱情,才不楚家人反对,偷偷跑了出来。

嫁进来的时候,她曾天真的以为,只要她对司北庭足够好,就能打动他。

可三年了,好像不管她怎么努力,都走不进司北庭的心。

如今,林珊一回国,他便迫不及待和她见面了么……

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,她连忙匆匆按灭手机,仓皇转身的瞬间,险些撞到刚从楼下走来的司北庭。

看到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司北庭不悦的蹙了蹙眉,“你怎么了?”

楚昕妍掀眸,眼中波光闪动,终于忍不住道:“我看到新闻上说……”

司北庭脸色不由得沉了几分,语气带着熟悉的清冷和高傲,“说什么?”

意识到她质问的语气像在怀疑他什么,她连忙止住话题,拉着司北庭往餐桌边走:“没、没什么,我是想说我煮了你爱喝的海鲜粥,你多喝一点。”

司北庭推开她的手,拿起一旁的外套,懒得再多看她一眼,“不用了,公司还有事。”

话音落下,他已经出了门,只留给自己一个英俊而又冷漠的背影。

看着车子逐渐消失在铁门后,楚昕妍这才有些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上。

原本口中有千言万语,在看到他冷漠的神情后,硬是被自己生生逼了回去。

正当她独自出神时,覃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。

“一大早的就摆一副臭脸给谁看啊?真晦气!”

看到覃娟,楚昕妍立刻从沙发上站起身来:“妈,您起来了,我做了早餐,您快去吃吧。”

司北庭的母亲一直不喜欢她,觉得她穷酸,家境又不富裕,明里暗里不知道给她听了多少闲话。

可因为深爱着司北庭,这些她都一一忍了下来。

“吃吃吃,你就知道吃!你说说你除了会做饭,还会点什么?”

看着她这张温温吞吞的脸,覃娟的怒火就不打一处来。

“真不知道北庭怎么娶了你这么个穷酸的媳妇,要家世没家世,要能力没能力,天天在家里做这些拿不上台面的事情!”

其实早几年,楚昕妍其实提出过想要进司氏的公司帮忙,却被覃娟给否定了。

用覃娟的原话说:“不知名野鸡大学毕业的人,也配进司氏集团?”

自此之后,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,安心在家照顾起司北庭的生活起居。

楚昕妍不想和她发生冲突,只能先示弱:“妈,我先上楼画画了。”

覃娟冷冷扫她一眼,阴翳的眸光,像是匕首要将她狠狠刺穿。

“真是没有心肝的东西,你就天天惦记着你的破画,公司的事情丁点也不关心!”

楚昕妍脚步一滞,脸上也带了几分紧张。

“公司怎么了?”

第二章 五十亿而已

公司并没有问题,只是覃娟看到楚昕妍就来气,所以总是要找点理由挑她的错。

“你看看别人家的豪门太太,要么有学识有见识,能辅佐丈夫,要么有家世有背景,整个圈子里,就你一个从乡下来的,只知道天天做饭做饭,真是丢死我们司家的人了!”

指责完她一通后,覃娟这才去吃早餐。

房间里,楚昕妍想到覃娟的话心神不宁。

她太在意司北庭了,以致于听到一丁点有可能会不让他舒心的消息,她都会耿耿于怀。

想到这些,午后,趁着覃娟练瑜伽的功夫,她打了个车偷偷出了门。

车子直奔临海市最顶级的写字楼群,直至在ME集团的大楼前停下。

楚昕妍直接越过众人,来到总裁专属电梯前,掏出电梯卡刷开电梯走了进去。

ME集团总裁办公室,楚昕妍可怜兮兮的蹲在楚司南的身边撒娇。

“二哥,你就跟司氏集团合作弄个新项目吧,项目书我都做好了,只需要五十亿而已,对ME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,我保证就这一次!”

楚司南宠溺的看她一眼,英俊的脸上满是无可奈何。

“那姓司的小子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,把你迷得神魂颠倒,甘愿让你放弃千金大小姐的身份,去给他当家庭主妇不说,现在居然还用自己的人脉资金去帮他做事。”

她噘了噘嘴:“二哥,你别这样说他,是我自己找过来的,他什么都没和我说。”

楚司南蹙眉:“有求于我的时候就是哥哥了,怎么不敢去求大哥和你小哥?”

她直起身子,不好意思的偏过头去:“当初大哥不肯我嫁给北庭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哪里还敢找他。小哥就更不用说了,他那个暴脾气,还不把我扣在家里,再也不准我回司家。”

楚司南轻轻拍了拍她脑袋:“现在知道不好意思了?当初为了司北庭和大哥吵架的时候,那股子张狂劲去哪里了?也就是大哥宠你,整个临海市,谁敢那样和大哥说话?”

当初她是冲动,可却不后悔。

这辈子她最大的心愿,便是能和相爱的人厮守一生,什么豪门千金的身份,她根本就不在意。

大哥毕竟宠了她二十多年,她相信时间久了,他会理解自己的。

在她的软磨硬泡下,楚司南终于同意出资合作她拟定的这个项目。

楚昕妍亲眼看着楚司南签了文件,这才放心的离开。

走的时候,又从他的保险柜里顺走了一条名贵的祖母绿的手镯,准备给覃娟当做寿礼。

回到司家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

私人花园旁停着一辆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红色奔驰,并列着的,是司北庭的黑色迈巴赫。

今天,他居然这么早就回来了?

不知道为何,楚昕妍心中忽然便有些忐忑不安。

她推开门走了进去,听到响动,沙发上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朝她望了过来。

而坐在司北庭身侧的人,分明便是他想了三年,等了三年的林珊!

第三章 乡下来的

见到楚昕妍出现,覃娟原本含着笑意的脸,瞬间便凝结成冰。

她冷冷扫了一眼楚昕妍:“哟,你还知道回来!”

楚昕妍站在原地,此刻无论如何也无法说服自己,今早看到的那个新闻只是谣传,

她声音颤抖了几分,“她怎么会在这里?”

覃娟不耐烦的道:“珊珊可是我特意叫来为我贺寿的,她不仅弹得一手好琴,还知书达理,不像某些人,到时候寿宴上我还盼着她给我争光呢!”

她口中的某些人是谁,楚昕妍心知肚明。

当初嫁到司家,她身无分文,因为和家里的三个哥哥闹翻了,所以更加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。

为此这些年,她明里暗里不知道听了覃娟多少闲话。

因为爱着司北庭,她都一一忍了下来。

可如今,她的婆婆,竟然光明正大的把自己丈夫的初恋给请进了门!

楚昕妍将视线转向司北庭,试图听到他开口解释。

可他的目光只落在一旁林珊身上,竟没看她一眼!

林珊起身走到楚昕妍面前,亲昵的拉起她的手:“你就是楚小姐吧,我经常听北庭提起你。我从国外带了礼物给你,希望你喜欢。”

她看着林珊手中的香水,只看一眼,便自嘲的笑了笑。

林珊送出去的香水,居然是冒牌货,是她虚荣,还是觉得,光凭自己的身份,也配不上用好的香水。

楚昕妍推开凑到自己面前的手,语气带了几分冷意,“谢谢林小姐的好意,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受不起,您自己留着吧。”

说完她便要转身,只是同时,林珊手中的香水随着她的动作一齐跌落在地。

碎玻璃溅了一地,楚昕妍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手腕就忽然被人用力抓住。

“楚昕妍,你不要太过分了!”

司北庭的声音冷得像是结了冰,散发着阵阵寒意,带着一股强烈的压迫感。

不等楚昕妍开口,林珊抢先拦住了司北庭,边说话边低头开始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碎片。

“不关昕妍的事,是我没拿稳。”

三言两语,她善解人意的形象便将楚昕妍比了下去。

司北庭哪里受得了她这样委屈自己,立马握住她的手腕,“不关你的事,不要收拾了,你的手是用来弹钢琴的,万一受伤了怎么办。”

看着眼前的画面,楚昕妍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是冷的,整个人好似朝深渊跌了下去。

林珊的手珍贵,那她的呢?

从前在楚家,她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,可嫁到司家以后,从前她不屑做,不会做的事情,为了司北庭她算是做尽了。

可如今,落在他的眼里,却是一文不值。

见到她木然的站着,覃娟的怒火便不打一处来。

“你还有脸站在这里,赶紧去打扫,然后给珊珊道歉!”

楚昕妍微微一怔,反应过来回问道:“我没有错,为何要给她道歉?”

见到她反驳,覃娟越发的恼了,她一把拽住楚昕妍的手:“还敢顶嘴,让你道歉就道歉!怎么,我使唤不动你了是吗?”

任凭覃娟对她指指点点,司北庭一丝反应都没有,只顾着低头给林珊细心擦手。

楚昕妍咬了咬嘴唇,那酸涩感充斥了整个胸腔,让她得眼泪差点忍不住掉落下来。

她用力挣脱自己的手,然后逃也似的往楼上跑去。

身后传来覃娟不断的抱怨:

“真是没教养的野丫头!”

“我们司家真是倒大霉,才娶了这么个媳妇进门。”

“珊珊啊,你不要和她计较,她从乡下来的,和你不能比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