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楂文学网

当前位置:全本推荐

凤小溪最新小说作品-作者凤小溪的全部小说阅读(楚嘉宁谢行舟)

楚嘉宁谢行舟 时间:2023-01-25 11:19:45

小说简介:《2214103》为网站作者“凤小溪”所著虚构作品,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、楚嘉宁谢行舟等,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 主人公楚嘉宁谢行舟)她二十二岁生辰,也是她嫁进谢府以来,谢行舟第一次愿意陪她过生辰。她将酒杯满上,看着...

凤小溪最新小说作品-作者凤小溪的全部小说阅读(楚嘉宁谢行舟)

第一章 各不干涉

月色沉沉,冬日的上京夜总是来得格外早。

楚嘉宁将精心酿了一年的酒,小心翼翼拿出来摆到桌上,只为能够在今晚和谢行舟对月共饮。

今日,是她二十二岁生辰,也是她嫁进谢府以来,谢行舟第一次愿意陪她过生辰。

她将酒杯满上,看着桌上自己花了一天时间准备的饭菜,心中止不住的紧张。

见时间还早,她拿出为祭天仪式准备的礼品,仔细检查。

十七年前皇后在去城外的寺庙祈福时,遇上了流民暴乱,唯一的小公主因此下落不明。

从那之后,皇后娘娘每年都会举办祭天仪式,为小公主祈福。

作为皇城司使的夫人,在礼节上她不能有半点差池,落人话柄。

门口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推开门,谢行舟的贴身侍卫单膝跪地,神情严肃。

“夫人,指挥使临时接到紧急军务,现已出城!”

楚嘉宁手腕一颤,杯子不小心从手中滑落,碎了一地。

这样相似的场景,她不止经历过一次。

这三年来,不管是她的生辰,又或是各种节日,他都会有“紧急军务”处理,次数多了,便习惯了。

谢行舟作为皇城司的指挥使,身负刺探情报,执掌宫禁之责。

皇城司向来只听命于皇帝,权利滔天的同时,也得罪了不少人,每次出任务都艰险万分。

她虽然失落,却更担心谢行舟。

“既然大人有要事在身,你且速度前去城外护他平安。”

侍卫走后,楚嘉宁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。

三年前,她和谢行舟大婚的那天,他甚至没来揭开她头上的喜帕,便提剑匆匆离去。

第二天老夫人看到床榻上的雪白验身帕,当下勃然大怒,狠狠甩了她一个耳光。

以她知府之女的身份,嫁进皇城司指挥使已是高攀,若还早已失身,岂不是让谢家成了笑话。

事后,谢行舟赶回府替她解了围,她以为他心中有她,却不想他在她心上给了致命一击。

“我与你终究是有份无缘,从今往后你会是皇城司指挥使的谢夫人,但也仅仅是谢夫人而已。我不会碰你,你若何时想要离开,我们男婚女嫁各不干涉。”

他将两人界限分得清楚,她只是名分上的谢夫人,什么也不要奢求。

出嫁时她满心欢喜,却不想在她夫君的心中,她是累赘,是束缚,却独独不是他心中可以生同衾死同穴的妻子。

翌日清晨,她一早被便下人叫醒。

昨夜伤情,她竟然将壶中酒全部饮尽,昏睡过去,导致连早起给老夫人请安都给忘了。

匆匆洗漱完毕,她顶着昏昏沉沉的头跪在老夫人面前听训。

“你瞧瞧你这副样子,哪里有当家主母的气度,行舟在外受伤,你却在家中饮酒作乐!”

第二章自请下堂

楚嘉宁推开门,“是我。”

彼时谢行舟的外套脱在地上,光着上半身,露出结实的小腹。

见到楚嘉宁出现,他立刻从一旁捡起外衫,迅速的披在身上。

“皇城司不是你可以来的地方!”

她心头一痛,眼神却落在一旁的沈若雪身上。

当年,她的爹爹在回上京任职的路上,捡到不足十岁的沈若雪,便将她带了回来。

故而沈若雪和她,从小一起长大,情同姐妹。

可自从三年前她嫁进谢府后,沈若雪便再没有和她联络过,也再没有回过楚家。

可如今,她竟会出现在谢行舟的身边!

楚嘉宁不知道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何事,心中只惦记着谢行舟的伤势,她焦急的想要上前查看,却被沈若雪挡在了跟前。

“嘉宁,还是让行舟好好休息吧。”

她怔住,想到方才两人亲密的那一幕,心中顿时有了些怒意,抬手将挡在面前的手用力推开,“他是我夫君,我自会关心他!”

不知是她用力太猛,还是沈若雪没有站稳,随着她一用力,沈若雪竟整个朝一旁倒去。

谢行舟眼疾手快,一把将她捞了起来,可伸手的瞬间,拉动了伤口,痛得他立刻蹙紧了眉。

她紧张得想要上前扶住他,却被一把推开。

“楚嘉宁,你还要闹到什么地步!我说过,皇城司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

“沈若雪能来,我为何不能来?”

谢行舟眉头紧锁,面若冰霜的看着她,声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。

“她与你不同。”

好一个她与你不同,一字一句像是石头,打在她的心上,让她连呼吸都觉得心痛。

再待下去似乎也没有什么必要了,楚嘉宁强压住心头痛意,快步走了出去。

不等她走出太远,身后沈若雪跟着追了出来。

她拉住楚嘉宁的手:“嘉宁,你不要误会。”

楚嘉宁不动声色推开她的手,“行舟是我的夫君,我自然相信他。”

见她面色如常,沈若雪眼底闪过一抹恨意,随后开口:“如此甚好,如今我在行舟手下任职副指挥使,以后免不了行舟同进同出,出生入死,我与他的关系是旁人不能比的,还望你也不要介意。”

她几乎将嘴唇咬破,才生生从嘴里吐出不介意三字。

见她这模样,沈若雪这才满意的笑出声来,懒得再装下去,“嘉宁,你还是一点都没变。其实你也知道,你根本就配不上行舟。你不过是投胎好一点罢了,否则站在他身边的人应该是我。”

人心是最难琢磨的东西,楚嘉宁怎么也不明白,不过三年未见,沈若雪怎么会变成今天这副咄咄逼人的模样。

她们曾是最好的朋友,最好的姐妹,她最是温柔善良。

还是说,这才是她的真面目,以前的温柔善良都是伪装?

楚嘉宁看向她,“那又如何,如今站在行舟身边的人终究是我。”

沈若雪不怒反笑。

“可行舟的心中没有你,否则你们成亲三年,你的肚子怎么会半点动静都没有?谢家三代单传,与其因为无所出被谢老夫人修弃,不如自觉点自请下堂,免得你和楚家以后都没脸在上京待下去。”

字体

大小

背景

颜色

第三章 真假公主

从皇城司回来后,楚嘉宁脑海中一直浮现沈若雪说的话。

她不想离开谢行舟,要与他分开,无异于从她胸口生生剜下一块肉来。

是不是只要她有个孩子,一切都会不一样了?

深夜,谢行舟回府,他脱下朝服,正打算上床休息,楚嘉宁却端着鸡汤出现在房间。

“行舟,我给你煮了鸡汤,对伤口恢复有好处的,你喝一点吧。”

他冷冷蹙眉,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接过她手中的鸡汤一饮而尽。

“行了,你也回房间休息吧。”

楚嘉宁放下鸡汤,却没有挪步。

她看着眼前人英俊冷傲的面庞,忍不住伸手轻轻抚摸上他的鼻楚。

“行舟,我想和你有个孩子……”

下一秒,楚嘉宁的手腕被谢行舟的手指钳住,只是在他打算推开她时,手却变得绵软无力,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。

目光缓缓落向一旁的瓷碗,谢行舟顿时勃然大怒。

“你!你竟对我下药?”

自从他出任皇城司指挥使以来,向来谨慎小心,从不轻易食用经手他人食物,却不想在楚嘉宁这里栽了跟头。

楚嘉宁低头不语,心却疼得快要裂开,怎么也无法再继续接下来的计划。

若不是为了留在他的身边,她又怎么会自堪下贱,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

冷风透过门缝钻了进来,顿时让谢行舟清醒不少,他推开楚嘉宁,掏出随身携带的匕首,迅速往自己手肘上划了一刀。

“行舟!”

楚嘉宁冲上去想要阻挡,却已经来不及。

痛觉刺痛神经,驱散药效,她药下得并不重,所以此时谢行舟已经完全清醒过来。

他看着楚嘉宁的眼神,冷得像是冰刃。

“今晚的事,我便当作没有发生过,若有下次,决不轻饶!”

寒意瞬间侵蚀她的四肢百骸,让她浑身麻木。

他就这么厌恶自己?

宁愿伤害身体,也不愿碰她。

明明,她是他明媒正娶回的妻子啊!

楚嘉宁垂眸,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屈辱,夺门而出。

外面风雨大作,楚嘉宁不知自己是如何回到房间,她在窗边枯坐了一夜,直到天边露出了鱼肚白。

下人们早就已经开始干活,有话多的丫鬟,聚在一起说嘴。

“你们知道吗?皇后走失了十多年的公主找到了!”

“是吗?是谁呀,在哪儿找到的?”

“消息都传遍皇宫了,都说,走丢的小公主就是皇城司唯一的女副使沈若雪!”

原本还昏昏沉沉的楚嘉宁听到沈若雪的名字,胸口忽然一惊,她起身推开门,走到众人面前。

“什么公主?”

看见楚嘉宁出现,众人都吓了一跳,回道:“夫人……”

楚嘉宁开口道:“方才你们说的是怎么一回事?说清楚一点。”

“就是……皇后找了许多年的公主,如今终于找到了。”

“听说是昨日皇城司的人办案时,有匪徒躲进了皇后宫中,皇城司的女副使沈若雪在擒拿匪徒时,掉了半块玉珏,被皇后捡到,这才认出原来沈大人就是当年的小公主。”

楚嘉宁双手止不住的颤抖:“仅凭半块玉珏,皇后怎能断定她就是当年的公主?”

“沈若雪在擒拿匪徒时受了伤,当时在皇后宫中包扎的,结果被皇后看到她肩膀上有一处伤疤,当年小公主顽皮,肩膀被烫伤也有一块疤痕,这才让皇后娘娘确认,沈若雪便是自己的亲生女儿。”

楚嘉宁脸色白的吓人,她颤抖着转身,伸手扶住墙才能支撑住不让自己倒下。

玉珏?伤疤?

可沈若雪的那半块玉珏分明是当年她亲手送给她的!

至于那道疤痕,更是因为沈若雪看到她肩膀有一块印记,便自己烫伤自己,说这样以后她们二人便生生世世都是好姐妹。

如果沈若雪凭着玉珏和伤疤被认作公主,那她又是谁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