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楂文学网

当前位置:全本推荐

《00089677》元若樱萧玉祁完结版免费试读

元若樱萧玉祁 时间:2023-01-25 11:20:32

小说简介:《00089677》为网站作者“米莱”所著虚构作品,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、元若樱萧玉祁等,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 主人公元若樱萧玉祁)元?周围的人仿佛把我当成了傻子,都不动神色地离我远了些,我却浑然不在意。我叫元若樱,...

《00089677》元若樱萧玉祁完结版免费试读

第一章

大邺,京城。

街道上熙熙攘攘,人头攒动。

今日是科考前三甲光宗耀祖游街的好日子。

我暗暗攥紧了手里的包袱,费力踮着脚,目光在人群中寻找着我的相公。

为首的男人骑着高头大马,一身红衣风流而俊美。

我兴奋地拍了拍身旁人:“快看,那是状元,我相公也是状元!”

“今日前三甲游行,状元是头名,榜眼是第二,探花是第三,状元从来只有一个,何来你相公也是状元?”

周围的人仿佛把我当成了傻子,都不动神色地离我远了些,我却浑然不在意。

我叫元若樱,是陆家的童养媳。

我的相公陆逸轩高中后光宗耀祖,却始终没有衣锦还乡。

婆婆不放心,命我只身来到京城找他。。

我从六岁伺候陆逸轩到十六岁,为了供他读书,我日日给人浆洗缝补,隆冬腊月亦不曾歇息,如今总算熬出头了。

看着眼前的十里长街,我不禁有些飘飘然。

“阿樱,你辛苦了,待我高中以后,定许你十里红妆。”

陆逸轩的话言犹在耳,我心底好似吃了蜜一样甜。

游行队伍的末尾,我隐约看见一道骑着高头大马,胸前挂着红绸的熟悉身影。

那是我的相公陆逸轩!

我仿佛见到他向我伸出手,将我抱上了马,和他一起享受这风光无限。

“相公!”

尽管我用尽全力挥舞着双臂,却还是被淹没在了人群中。

眼看游行队伍越来越远,我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去拦住了马:“相公,我可算找到你了!”

见到我的那刻,陆逸轩眸中闪过震惊,随即将情绪迅速隐去。

“三甲游行,闲人避让!”

他嗓音冷冷的,仿佛与我素不相识。

我错愕之际,已经被官兵架起,就要扔到路边。

骑马走在最前方的状元郎人美心善,声音也很好听:“是个姑娘,别为难她。”

官兵应了声,随即放缓了粗鲁的动作。

我被推到路边,忽然想起邻居王大娘的话。

“他如今飞黄腾达了,若肯认你最好,若不认你也是人之常情,这包药是我找牛大叔要来的,你留在身上备用,实在不行……就母凭子贵吧!”

打听到陆逸轩在书海客栈下榻。

我应选上了客栈杂工,趁机混了进去,搓着手套起小厮的话:“听说状元也住在咱们店?不知他住哪个房?我想瞻仰一下状元郎的风采。”

小厮抬手指了指:“天字一号房。”

月华似练,我主动要求去给天字一号房送茶水。

为防相公还不愿认我,我特地在里头下了牛大叔给我的东西。

牛大叔是我们镇上最有名的兽医,他说的定是没错的。

算算时辰也差不多了,我蹑手蹑脚的走进天字一号房。

里头黑漆漆的没有点灯,只能听见男人粗重的喘息声,我心中暗喜:成了!

我循着夜色摸到床边,却听得一声既熟悉又陌生的嗓音。

“谁?”

我微微一怔,这吃了能让声音也变得好听?

来不及多想,我急吼吼地脱去了衣裳:“你娘子!”

而后一骨碌攥紧了被窝里,贴近了那道滚烫。

夜色中,只能看清那双眼又黑又亮,充斥着如野兽般骇人的欲色!

我终究还是黄花大姑娘,一时有些害怕,想叫他温柔些:“相公……”

却听得他尾音勾人:“我不是你相公。”

我微微一愣,以为他还在嘴硬,瞧不上我这童养媳,是以忿忿地翻身压上了他!

却不想他竟不甘示弱。

只一个翻转,我眼前一片天旋地转,嘴唇也被他狠狠吻上!

第二章

次日,晨光熹微。

我眼皮子直打架。

一道低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:“放心,我会娶你。”

因为太过疲惫,我未曾多想。

只当陆逸轩说的是他承诺过我的十里红妆。

两眼半睁半闭间,隐隐绰绰看见他起床穿上那身红衣,飒沓流星地开门离去。

陆逸轩还能像个没事人一样……他很生猛!

一想到生米已经煮成熟饭,还得到了陆逸轩的承诺,我心里踏实多了。

我从清晨睡到午后,陆逸轩不知去了何处,始终没再回来。

他该不会是反悔不想认我,跑掉了吧?

想到这一层,我匆匆下床,四处打听着陆逸轩的下落。

才出客栈门,便见百姓们围在一处指指点点看热闹。

“咱们京城最富有的盐商刘老爷在榜下捉婿了!”

我费力地挤进人群,也跟着去看热闹。

只听得有人起哄:“刘老爷,你家大业大,独女又模样标志,怎的不捉状元郎?”

刘老爷讪笑着:“状元郎可是公主看上的贵婿,我哪儿敢。”

我一眼就在学子中看见了脸色有些难看的陆逸轩,又见刘老爷问他:“探花郎,你是否家中无人,也无妻儿?”

陆逸轩拱手弯腰,毕恭毕敬地回答:“刘老爷,我自幼父母双亡,无人替我操心婚约与婚事。”

犹如一道惊雷劈在我的心上!

也不知我那婆婆听到陆逸轩这话作何感想。

刘老爷很满意,当即定下了陆逸轩这位女婿,学子们纷纷向他道喜:“恭喜陆兄成为刘府的乘龙快婿。”

眼前的陆逸轩意气风发,早已不是那个穷酸书生。

可不甘要将我生生淹没。

那我呢?我的十年又算什么?

“陆逸轩!”

我拼命挤进人群,想要他一个亲口答复:“你说你家中无妻儿父母,那清水镇陈陆氏是何人?我又是你什么人?!”

看见我的那刻,陆逸轩的笑容僵在了脸上。

他满脸无奈地走到我身前:“阿樱,我不是说过,对你绝无男女之情吗?你怎生还追到京城来了?”

我攥紧了拳头:“陆逸轩,你在胡说什么?我是你娘子!”

百姓笑作一团:“村姑也敢肖想探花郎?攀龙附凤之前也不回家照照镜子!”

眼看陆逸轩就要离开,我赶忙追上去:“陆逸轩,你就这么颠倒是非黑白吗?”

见我纠缠不休,陆逸轩低声无奈道:“阿樱,我有苦衷,你随我来。”

“什么苦衷让你当众连娘子都不认?”

我偏要缠着他,跟着一路来到一处平房。

谁知陆逸轩一把将我推进屋里,随即将门反锁!

我拼命拍打着房门:“你这是干什么?!陆逸轩!”

却久久无人回应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院子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对话声。

陆逸轩语气凉薄:“替我把这颗绊脚石清理掉,别让我在京城再看见她!”

第三章

我听得胆战心惊,在房子挣扎更加厉害。

踹桌子砸碗筷就为了制造出动静来。

或许是真怕人发现,没多久房门就被陆逸轩推开。

看着眼前这个薄情的男人,我生生挤出几滴泪来:“陆逸轩,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,你真要如此绝情吗?”

他眉头一皱:“我从未碰过你,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?”

我无语凝噎,陆逸轩装得真像那么回事!

他掏出一张纸递给我:“阿樱,念在你这些年来照顾我的情谊,签了这份切结书就拿着银子回去。”

我拿起切结书,虽然许多字都不认识,可我认识那些白花花的银子!

“陆逸轩,你是要花这五百两银子,买断我十年的付出吗?”

他默了一瞬:“我是为了你好。”

我含泪接过银子塞进包袱里,看着凶神恶煞的彪形大汉站在身边,不敢不从。

见我签完,陆逸眉眼亦舒展开来,说是叫男人送我坐回乡的马车。

可是走了一会儿,我发觉不太对劲。

“大哥,陆逸轩不是叫你送我回清水镇吗?这根本就不是出城的方向!”

纵然四周漆黑一片,但回乡的路我还是认识的。

男人嗤笑一声:“真是傻子,被卖了还帮人数钱!你相公已经将你卖给花楼当丫鬟了!”

我终于反应过来,陆逸轩又骗了我一次!

“想要我当丫鬟,你们想得美!”

趁着男人还没反应过来,我咬牙跳下马车拔腿就跑!

天穹深远,色作苍灰。

我漫无目的地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。

此时,有人拿着我的画像四处询问路人:“见过这名女子没有?”

陆逸轩现在有财有势,满大街都是他派出来抓我的人。

那人询问无果后,拿着画像走到一顶轿子前:“大人,没找到画像上的姑娘。”

轿子里露出一张熟悉的俊脸,莫非他也与陆逸轩蛇鼠一窝?

我转身跑得虎虎生风,去了官府敲了半天鼓。

府衙大门打开,官差出来赶人:“你非得三更天来?走吧,大人不在!”

我干脆一把抱住了鸣冤鼓:“官差大人,有人将我卖了,我就在这等着吧!”

一道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:“让她进去。”

官差毕恭毕敬地应道:“是,萧大人。”

我感激地回头看去,却见男人步步生风,样貌清隽,正是轿子里找我的那个男子!

不知我这算不算自投罗网?

我讪讪地摆摆手:“算了大人,我先走了。”

后脖领子忽然被他揪起:“乱敲鸣冤鼓,该当杖责二十。”

这下我算是进退两难了,只能鹌鹑似的跟他走进官府。

萧大人行云流水地在书案前铺陈纸笔,十分赏心悦目。

“有何冤情,说吧。”

见他是帮着我的,我连忙说起这些年当做童养媳的事。

没曾想越说越兜不住,不禁哭了起来:“萧大人,我的命苦啊!我伺候了他们娘俩十年啊!十年就是养条狗,反过来咬我一口,我也会难过的!”

萧大人是个面冷心热的男人。

他在众人的注视下向我走来,还给我递来一方帕子。

“别哭了,你就这么爱他?”

我含泪哽咽道:“当年状元郎夫人的名分,是他许给我的!”

“陆逸轩是探花郎,许不了你状元夫人的名分。”

他双眸熠熠生辉,手轻抚过眼梢,替我擦泪:“但我可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