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楂文学网

当前位置:全本推荐

作者是想喝奶的小说长生武道:从后山养草开始在线阅读

周启武延生 时间:2023-01-25 11:32:36

小说简介:《长生武道:从后山养草开始》大结局在线,小说长生武道:从后山养草开始的男女主是周启武延生,由想喝奶精心写作而成,扣人心弦,值得共赏。堂主。又三月。王中泽继续对侯平川动刀子。说宗门药阁对药草的需求量日益增多,让侯平川...

作者是想喝奶的小说长生武道:从后山养草开始在线阅读

次日。

六玄门全宗上下,白绸缟素,全员哀默。

七天后,开山祖师侯白眉风光大葬。

副掌门王中泽以宗门不得没有后天七重为由,坐上掌门之位,大兴改革。

一开始,他还碍于宗门元老的面子,小心翼翼,没有太大的动作,只是温水煮青蛙,一点点的将宗门要职换成自己人。

后来王中泽在宗门只手遮天,他的动作开始大了起来。

首先,是给新晋副掌门侯平川降职。

理由是侯平川实力不强,由王中泽弟弟,后天五重的王少阳担任。

侯平川被降为堂主。

又三月。

王中泽继续对侯平川动刀子。

说宗门药阁对药草的需求量日益增多,让侯平川一家三口去后山照顾药园。

本来还在吃瓜的周启一下子坐不住了。

我在这兢兢业业十几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?

让我一个人舒服的待着不好吗?

非要给我安排这么一家子人。

周启望着药园外站着的侯平川一家三口,心里将王中泽祖孙三代骂了个遍。

但他表面还是那木讷的表情。

“药园管事周启,见过少掌门。”

“我现在不是少掌门了。”

侯平川嘴角苦涩。

周启说道:“李老走后,老掌门将药园交给我,那我就是老掌门的人,你就是少掌门。”

“随便吧。”

这半年来,侯平川经历了许多。

一直处于落落落的状态。

现在都落到谷底了,他在这半年内仿佛一下子苍老了二十岁,原本挺拔的腰背也佝偻起来。

周启看向侯平川身侧的少掌门夫人。

四十多岁,并无老态,看起来平时保养的很好。

后面跟着的则是满面颓唐的候凌薇。

周启神色恍然。

刚入宗的时候,候凌薇还只是一个小萝莉。

现在少女初长成,亭亭玉立。

尤其是怏怏的面色,让她有种黛玉葬花的凄美感。

“周启见过少掌门夫人,见过小师姐!”

“我已经不再是少掌门夫人了。”韩金钗淡笑摇头:“我比你年纪大不少,叫韩姨就行,以后我们就要住在一起了,还需要你多多照顾。”

韩金钗显然是这三人中心态最好的那一个。

“应该的。”

周启让三人进来。

这里刚好空着两间茅草屋,他将其收拾出来,让这一家三口住进去。

虽然药园多了三个人。

但周启的生活节奏始终保持不变。

上午给药园除草除虫,下午找了个安静的地方修炼基础剑法。

不过,他每次练剑回来,都能看到磨盘上坐着的那个瘦弱身影。

“小师姐。”

周启按照往常打了个招呼。

准备洗漱休息。

可今日的候凌薇有些不对劲。

她歪头看着周启,问道:“周师弟,我记得你说过你无父无母是吗?”

“对。”

周启驻足,颔首。

候凌薇叹了口气:“真是羡慕你,不用经历离别痛苦,现在我每次想到最疼爱我的爷爷不在了,依旧会感到伤心。”

周启没有急忙接话。

他想了想,才出言安慰。

“在我家乡,有这么一种说法,亲人离世,会化作天上的星辰,隔着遥远摸距离继续关心注视着我们,我们应该努力的生活,这样才不会愧对那些已经离我们而去,比我们的亲人们。”

“哐当!”

水盆掉地的声音响起。

周启回头望去,却发现侯平川望着星空,脸上挂着两行浊泪。

“小启,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

周启无语了。

我这是哄孩子玩儿的。

你一个四十多岁,几近半百的人怎么还相信这东西。

不过看着伤感的父女二人,周启没有戳破。

“应该是吧,反正我想他们了就会仰望星空。”

“谢谢你!”

侯平川轻轻的抹掉脸颊上的泪水,对着周启拱手道谢。

周启摇摇头,没有说话。

洗漱完毕,他回到房间,运转撩阴寿催出一滴鲜血,张口吞下,然后这才开始修炼呼吸小术。

自那晚听到侯白眉的话,周启开始对呼吸小术上心了。

他总觉得这个呼吸小术不同寻常。

毕竟这体内的奔腾大河可不是假的。

他相信,只要自己努力修炼,这内息迟早会发生质变。

一夜无话。

翌日清晨。

周启刚起床,就看到厨房中忙碌的身影。

“韩姨,今天怎么你做饭了?”

韩金钗停下动作,轻轻拢了拢耳边的碎发,转身对周启微笑说道:“川哥已经颓废了半年,昨天晚上我看到他比以前更加努力的修炼,询问凌薇才知道,是你鼓励了他们父女。所以我就想着早早起来,给你做一顿饭,感谢你。”

周启暗叹一声,说道:“韩姨,你这么说就太见外了。都是宗门同袍,互相帮助不是应该的吗?”

“对对对,互相帮助。”韩金钗笑着说道:“所以做姨娘的,给你做一顿饭也应该。”

周启无奈。

得,这顿饭逃不掉了。

饭桌上,四人看着绿色的米粥,黑色的青菜,焦糊的鸡蛋,默然无语。

韩金钗笑吟吟嗯望着他们三人。

“你们怎么不吃啊。”

说着,她拿起筷子夹了块鸡蛋放进周启的碗里。

“小启,这是姨娘第一次下厨,你快尝尝。”

周启不敢动筷。

侯平川见状,立刻起身:“小启,今天药阁是不是要来收药,他们要的份量都备齐了吗?”

“好像还没有。”

周启福至心灵,向侯平川投过去感激的目光。

侯平川回他一个一切有我的眼神。

候凌薇见两人离开,跟着起身走向药园。

“娘,我去帮帮忙。”

他们刚走两步,就感受到背后刺骨的寒意。

接着,他们就听到韩金钗那平静到极点的声音传来。

“我看今天谁敢离开?”

三人噤若寒蝉。

互相对视一眼,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无奈。

三人只好硬着头皮坐回原位。

……

“呕!”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“爹,你以后看着点娘,别让她进厨房了,不然我们以后都要被她毒死。”

“还不都是你瞎说,旁你娘知道昨晚的事情,若非这样,你娘怎么可能亲自下厨?”

“也是,都怪周师……呕……师弟,好端端的,为什么要安慰我们。”

“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周启起身,擦了擦嘴角的口水。

“又不是我逼着你们恢复心态的。”

“什么叫受害者有罪论啊!”

“以后再也不帮你们了。”